基层减负:应坚持“减负”辩证法,做好“加减乘除”法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7-29 16:07 【打印】 【关闭】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聚焦“四个着力”,开出“五味良药”,对基层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把脉问诊”。《通知》明确提出2019年为基层减负年,充分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关心基层、关爱干部的人本情怀,彰显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从严治吏的坚定决心,昭示了中央政府持之以恒转作风、改文风、树新风的坚强意志,树立了为基层松绑减负、激励基层干部敢担当善作为的时代导向。

“开不完的会”、“发不完的文”、“填不完的表”、“派不完的活”、“迎不完的检”、“问不完的责”已然成为基层工作的现实“痛点”;“开会的随意化”、“发文的重复化”、“工作的务虚化”、“检查的形式化”、“问责的简单化”已然成为基层工作的现实“病灶”。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基层的反弹回潮不仅损耗了基层的工作效率,浪费了大量的行政资源,而且造成了基层行政权力的“悬浮”,戕害了党和政府的公信力。

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现实“病灶”,不能简单“一切了事”,应该辩证施治、综合治疗。基层减负也不能“一减了事”,应该坚持“减负”辩证法,“加减乘除”法并做。

基层减负应该做好思维和权力的加减法。第一,做好思维的加减法。基层减负应该以思维的破旧立新为牵引。应该学会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看问题、做工作,树立辩证思维、树立矛盾思维、树立现代治理思维、树立善治思维,做好“新思维”的加法;同时,应该扬弃形而上学思维、摒弃人治思维、摒弃功利思维、摒弃工具化思维、摒弃懒政怠政思维,做好“旧思维”的减法。第二,做好权力的加减法。基层减负应该以权力的均衡配置为支撑。应该适当增加基层政府的自由裁量权,适时推进行政权力“下放”,提高基层政府对基层复杂情况的适应性与灵活性,同时,划定基层政府与上级政府的权力边界,制定基层政府与上级政府的权力和责任清单,有效减少上级政府对基层政府的不当权力干预,实现事权、财权的相匹配、权力与责任的相统一。

基层减负应该做好制度和技术的乘除法。第一,做好制度的乘除法。基层减负应该以制度的优化再造为基础。应该推进考核、督查和问责制度的优化,坚持规范导向、结果导向、实践导向、群众导向,发挥精准考核、督查和问责制度的正向放大效应,摒除形式化、随意化、简单化、机械化考核、督查和问责制度导向,消除异化考核、督查和问责制度的负向传导空间。第二,做好技术的乘除法。基层减负应该以技术的组织嵌入为保障。应该坚持技术手段与组织需求相结合、技术构成与组织能力相适应、技术效益与组织成本相统一,发挥技术工具对组织行政事务的简化、优化、益化效能,摒除技术的滥用与泛化工具性倾向,消除技术与组织脱嵌的形式化运用所导致的成本虚高、功能异化、价值偏离土壤。

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实现基层减负应该坚持系统论和辩证法,“加减乘除”法并做,实现“加减”互促、“乘除”相承,“加减乘除”有机统合或许才是基层减负“减”之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