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滩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6-18 15:14 【打印】 【关闭】

作者:柏琼英 

初夏的午后,我们带着孩子前往响水滩。响水滩位于106省道蒲江至丹棱段公路旁的檬子河峡谷。

檬子河河床鹅卵石密布,大着如斗,如碗,小者如鸡蛋,如玛瑙;形态或圆或方,或嶙峋突出水面,或平滑静躺水底;颜色或青或白,或布满碧色的青苔,或红润如朱砂。溪水在上游开阔坦荡的河床上,平缓悠悠地流淌,有时遇到一堆碎石阻挡,或遇到河床略微倾斜,便泛起波光粼粼的涟漪。

到了响水滩就不一样了。响水滩上有一座石桥,石桥上游碎石增多,增大,河床落差也有所增加。潺湲的溪水遇到横加梗阻的鹅卵石,便嬉笑地回激起浪花朵朵,如雪,如雾,如珍珠,然后绕过石头,又哼着歌,欢快地蹦跳前行。过了桥洞,下游一两百米远的河床却是一整块巨大的岩石,岩石因水流冲刷切割,而略有坎壑纵横,参差错落,溪水清清浅浅地欢歌而来,到这里蹦跳成片片雪浪。再往前行,便到了巨石的边缘。巨石边缘卷曲凸起,似微颤的花瓣,只在中间和右边缺了两道口子。

溪水从这两道缺口直泻而下,跌落陡坎,形成两道雪白的帷幕,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此即清代蒲江八大景之一——“响水遥鸣,景点名称出自邑人李彰吉之诗《响水遥鸣》:一道当空响急泉,水帘百尺挂岑巅。斜拖玉带山腰冷,倒泻银河洞口悬。漱破云霞连天地,声飞雷电澈长年,松涛雪浪浑天迹,高调疑从天际传。

瀑布下方是一汪深潭,瀑水落处,飞浪堆雪,其余地方潭水平静清澈,深幽可鉴。潭底也是岩石,光滑平整细腻,不仅如此,它还是蒲江一宝呢!《蒲江县志》载:响水洞,县南十五里,瀑布飞湍,声闻数里,为八景之一,昔产蒲砚。”“(蒲砚)石质坚实细润,雕刻精美,有坚如细石,细如粉绸之称誉。光绪时,柯兴礼《蒲砚铭》中记载:蒲石产响水潭者,上品也,唯水深难取。

谭中游鱼来来往往,悠闲自在,安适和乐,散发出一派与世无争,淡泊超然的气质。小潭出口流水悠悠,安静娴雅如处子。

滩上小桥桥头有一棵高大的槐树,蒲江人称之为麻柳树,树上槐花穗悬垂,清风一吹,摇曳飘拂似流苏。桥那边有两三户人家,白墙黛瓦,掩映在绿树丛中。正是果农追肥、治虫、疏果的时节,因此午后农家空无一人,只有一两条大黄狗慵懒地躺在花影中乘凉,一只不知名的鸟儿,悠然地扇动着翅膀从这棵树飞往那棵树,斑斓的尾羽在阳光下熠熠生光。夏日寂寂,除水鸣之外,唯有鸟声。站在桥上望去,檬子河夹岸连山,远峰如黛,烟岚轻锁,亦真亦幻;近岭松柏苍翠,杂树生花,一只山鸡忽然扑棱着翅膀从草丛中飞出来,惊得戏水童子呼叫连连,它却又急急忙忙隐进茂密的草丛中,再也不露影儿了。

仰面躺在野餐布上,六岁的大儿子淌入河水中捡石子,追逐鸭子,欢呼雀跃;九个月大的小儿子匍匐在地上看着翻飞的蝴蝶,手舞足蹈,咿咿呀呀。 想起一次和同事聊蒲江,同事感叹:蒲江多好的,就是少了一处公园。但我现在想来,蒲江或许根本不需要公园。在城中无论何处,除了街边绿化外,仰头即可望见绵亘起伏碧树林立的长秋山。出了城,无论朝哪个方向,或密密匝匝的柑橘林,春来香气袭人,夏至绿果满桠,秋到遍岭橙红;或漫山遍野的樱桃树,早春奉一山如雪的仙境,暮春送万亩飘红的香甜;或错落有致的茶林,嗅一鼻茗香,享一谷安宁……以清风为围墙,以长河为池塘, 清风慰安心灵,澄水洗涤魂魄,山峰正直筋骨,原野宽广胸怀,可观可赏,可玩可乐,可吟可歌,可健身,可溜娃,难道这不是最理想的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