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跨千里上户 “枫桥式”服务寻亲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6-21 10:37 【打印】 【关闭】

编者按:如今已是网络信息高度发达时代,如果你没有身份证明可以说是寸步难行,找不到工作、乘坐不了交通工具,更不要说结婚等这些事情。今年6月,蒲江公安户政大队为小希(化名)解决了这个困扰她24年的难题,这几天的小希可以说是双喜临门,当了24年的“黑户”,没想到只跑了一趟蒲江办证窗口就可以落户,并且还找到了她失散13年的亲人。

远跨千里上户  “枫桥式”服务寻亲情

 

我的生日愿望是有一张身份证

201712月,这个叫做小希的姑娘来到蒲江公安办证中心,希望民警能给自己解决落户的问题。

说来话长,这个女孩子是十多年前被养父从浙江带回蒲江的,因为养父文化水平不高,并没有把办理户口这件事放在心上。期间,她曾经跟随养父回到浙江打工,但身份证管理越来越严,慢慢地她无法乘坐大巴车,更不用说火车、飞机等交通工具,后来没有身份的她被许多工作单位拒之门外……随着年龄的增长,没有合法身份的问题让她的生活困难重重。转眼她24岁了,有了一位想要托付终身的男朋友,可是要办理结婚登记,就又得面对没有户口这个问题,小希哭着向民警说:“我想办一个户口,你们能帮帮我吗?我的愿望就是有一张自己的身份证。”

看着眼前这位泪汪汪的小姑娘,当时的办证中心主任何一心里五味杂陈,他说:“出于情理,我们真想立刻给你办理户口,但是出于法理,我们还有很多必须完成的前提工作……”,小希的话语让何一记忆深刻,我想有一张自己的身份证让他感触很深。他下定决心要帮助她解决这个事情,从那时起,小希上户的事情就是办证中心的一件重要事情。

人海茫茫 远赴千里不放弃

近年来,户政大队办证中心一直以服务不缺位,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为群众切实解决实际困难为目标,经过前期对小希在蒲江的生活轨迹等进行调查后,公安局召开了专题工作会,县政府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徐涛对此事专门提出要求,要想尽一切办法为她解决这个户口的问题。分管局领导召集指挥中心、户政大队、相关各派出所积极协调县民政局和相关乡镇的分管领导、村社干部召开了协商会议,集中商讨了小希等人上户的问题并制定了详细的解决方案。会议商定由公安、民政进一步开展调查、比对工作后,在完善调查证明材料和严格走完比对流程的的基础上解决其户口问题。

通过了解,小希的养父并不了解这个从浙江杭州“捡来的”姑娘的真实来历,而小希来到蒲江时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她对自己名字、身世的记忆也非常模糊。根据小希自己的描述,她的亲生父亲叫邓长明,他们一家是湖南人。可是经过办证中心何一在网上系统筛查的几百人当中并没有发现符合条件的线索。关于小希身份的调查工作,一时不知从何开始入手,陷入了僵局……

距离小希到公安第一次求助已经过去了1年多时间,公安办证中心主任何一也已经调离工作岗位,但是他将小希的事情嘱托给接班的洪磊主任,叮嘱洪磊一定要尽全力帮助小希。原白云派出所的所长陈华刚也调离原岗位,接任所长龚体勇也是同样继续为小希的户口证明等材料一直东奔西跑。

今年4月,按照徐涛局长要求,再次针对小希户口问题,召集户政大队协同民政等部门再次一起协商解决方案,会议决定由办证中心牵头,协同白云乡派出所民警带上小希一同到当年她与父母失散地杭州海宁市进行身份核查。

接到办证中心主任洪磊的电话,小希高兴坏了,自她懂事起就等了盼了十年的户口终于有希望了。考虑到路途遥远,没有身份信息出行、住宿都非常不方便,于是在向市局、县局领导请示后,办证中心提前给小希办理了临时身份证,但是小希的身份信息在调查清楚前,均由民警暂时保管直至调查完毕。

人生第一次乘坐飞机,飞到那个在自己心里重复了无数次的他乡,小希心里满是激动,也充满期望,在浙江那边会有我的家人吗?他们过得还好吗?

经过7个小时的路程,洪磊和小希一行人终于达到了浙江省海宁市马桥镇。在和马桥派出所民警对接此行的目后,马桥派出所民警表示会尽全力协助调查小希的身份,以及她是否曾在此地落户。在详细查看了蒲江警方对小希生活轨迹的调查材料后,马桥派出所民警决定从小希记忆中的父亲“邓长明”开始入手,通过浙江省人口系统筛查出名为邓长明的男性让小希辨认,但小希无法确认其中是否有自己的亲生父亲。

调查工作再一次陷入了僵局。这时,洪磊提出,小希的亲生父亲以及她的养父黄守玉当年是同一时间在海宁市打工,如果不能从常住人口里找到线索,也许能从流动人口中找到线索。按照洪磊提出的查找方向,确实从浙江省“一标三实”系统筛选出了一名从云南迁移过来名为“邓长明”的男子。但小希在对这名男子进行辨认时,虽然感觉熟悉但又非常陌生。报着试一试的态度,民警联系了这位名为邓长明的男子,在电话里详细询问了该男子的情况。据该男子反映:他携妻儿一同从云南到海宁市打工,在2005年,他的女儿邓怀琴走失,通过工友、学校多次寻找至今仍未找到,最近一次听之前的工友说走失的女儿去了四川。得知这一线索后,民警们都非常兴奋,随即通知这位名为邓长明的男子到马桥派出所,来辨认小希是否是他走失的女儿邓怀琴。

一个户口簿  温暖警民情

五月的杭州有些闷热,在等待邓长明的半个小时里,小希一直坐立不安,她时而踱步,时而走到调解室门口张望。当邓长明及妻子杜福珍赶到派出所时,派出所里除了小希还有她在海宁市读书时的两位女同学,在这三名年纪相仿的女孩里,邓长明夫妇一眼就认出了小希,他们确定这就是走失多年的女儿邓怀琴。再民警进一步的调查核实中,邓长明称他还有一个长子叫邓怀友(谐音),这与小希提到过有个哥哥叫邓怀友(谐音)不谋而合。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下基本能确定小希就是邓怀琴。但出于谨慎,在场民警和邓长明夫妇商议后,确定还要去做亲子鉴定。

世间相遇皆是缘,久别重逢最欢欣。面对失散十三年的亲生父母,得知他们一直思念着自己,也留在海宁无数次寻找自己,小希又一次留下了眼泪,但这一次是为找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为寻回了失散的亲情,是为感受到爱和希望而流泪,这是感恩与激动的眼泪。也许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小希与亲生父母相认后的周末就是父亲节,亲生父母的生育之恩、养父的养育之恩她都记在心上,从今以后她就有“两位父亲”。

目前,小希盼望已久的户口已经正在补录中,并在蒲江公安和海宁公安的协助下,寻回了失散多年亲情,也终于有了自己的身份,不再是“黑户”,这是小希在24岁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编辑人:王率文    审核人:张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