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请升级您的浏览器,提升浏览本网站的用户体验。
首页 / 走进蒲江 / 蒲江历史

蒲江轶闻趣事之何李氏碑记

信息来源:史志办              发布时间:2018-12-06 15:19
〖字体: 背景色: 〖 打印本稿 〗 〖 浏览 次 〗 〖 关闭 〗

在蒲江县大塘镇洪福村3组,有一座石碑,是“蒲江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标志。碑上写明保护的是“何李氏碑记”。人们看了以后不免会想,何李氏是何许人?为什么不保护墓,也不保护碑,唯独要保护一则“碑记”呢?

何李氏,“邛南李山碥李泽先之幺女也,幼配我父炳然。”邛州即今邛崃市,李山碥即今邛崃市石头乡李坎。何李氏生何廷玉、何廷秀二子。这样一个人,看起来与别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两样,但把她的碑记读完之后,的确感觉有独特之处。

碑记没有记述墓主人的生平事迹,也没有为墓主人歌功颂德。众所周知,大凡碑记,其主要内容都是记述墓主人的生平事迹,歌颂其精神品质,希望后世子孙弘扬祖德,兴家旺族。而这一则碑记记述的是墓主人的丈夫被人掳去死在外地找不回尸体,要求子孙们读碑文,赴亡地焚香望空拜祭,以表“母子微意”的事。这或许是独一无二的。

这则碑记记述一个与重大历史事件有关的情况,就是清朝咸丰年间蓝大顺率领的农民起义军在这一带战斗的经过,而在清光绪四年重纂的《蒲江县志》及1992年版《蒲江县志》中,也没有这一细节的记述。

光绪四年《蒲江县志·庚申之乱滇匪扰蒲实录》记:“咸丰十年三月十二日,滇匪蓝逆袭蒲毁垣,教谕罗策死之。斯变也,因承平日久,民不知兵而贼来诡速,仓卒莫应,因之告变。是日,风闻滇匪有号蓝大顺者,据吊黄楼生事。邑令杨尚炳专役探侦未得回报,是日辰刻,委汛厅陈献廷赴邑之寿安镇筹办防堵,不意于半途适冲蓝党,前队业已驱入蒲境,速回护城。令急调乡团,尚未齐集而贼党陆续而来,已据蒲之上游。令着人赴州请援,仓皇莫措。时方未刻,贼已扑城,围城西北二门。令谕焚东南二门城下之街房,以阻其攻。命团勇开仗,枪毙贼首一名,余贼数名。贼怒越城,团首职员李荣峰、武举陈家惠、军功王殿元均巷战被歼。同时殉难居民共三百余人。教谕罗策亦被戕于奎阁墙侧……同治三年,蓝李二逆,后先被擒。石逆来川,亦被宫保授策,唐镇军生获于越嶲所辖梓打地,其患方息。咸丰十年起至同治二年止,滇匪蓝逆、何逆连年扰蒲。及同治二年,发逆前队沿境而过,四路团总或统带打仗,或防堵隘口,或生擒贼匪,或逐贼境外,屡建奇功。勤劳素著,既蒙保举,例合书名:

姚炳晖,邑增生,以带团打仗,功保训导;

……”

《实录》记述蓝大顺起义军几进几出蒲江县境,以及攻占蒲江县城,与清军殊死战斗的经过,而何李氏碑记记述的,则是起义军在洪福寺一带活动的情况:

“……(庚申〈1860〉)年,蓝贼扰蒲江,至邛州,攻城不克,自州到名山(今雅安市名山区)。名山人何蚂蚁子(即何会山)带数百人投□□□。(辛)酉(1861)年何贼夥人数千来扎蒲江。是年六月初旬,忽来峰顶漕(小地名)扎营。六月十六夜,我父□□□碥避躲,被贼人掳去。至六月二十七日,贼等撤营去名山。于七月二十一日分数千人迭回。□□□州闻有大兵到州,不果。是夜我在场上店内借宿,为贼所获。复扎骑龙山(邛崃平乐镇骑龙村)

至二十□□□□山大营。我到名山探父消息,知父在水军营,问肖统领始知父病在东街□□□扎铺内吃药。父子相见,惨不可言。同居数日,至八月初八日晚,贼令次早撤营□□□我父子同至西营所扎铺门分手。是夜,贼令西营打前队,至古城桥(名山新店镇古城村),见对山团上□□□店子场口,我就此等父。未几,团上杀至,我亦同贼走拿坝场(即下坝场,今邛崃市平乐镇洗马社区),过数里逃出,翻二山见□□□□,他叫我在代家避躲,过二日请伊送我至毛河(今雅安市名山区茅河乡)二爷家。次日归见我母,悲哭不已。闻□□□古城桥一带遇害。我母命弟玉秀求父尸不得。我母悲啼成疾,亡于光绪二□□□初九巳时。此我母子之永不满意也。后世子孙宜看碑文,若有能为子孙□□□幸定去古城桥焚香望空一拜,稍遂我母子微意也,是序。”

该碑记详细记录咸丰庚申(1860年)蓝大顺率领农民起义军经过蒲江,进攻邛州不克转而进攻名山,名山人何蚂蚁子率数百人加入,何炳然被掳,其儿子何廷玉被抓走,父子相见数日后,何炳然叫何廷玉躲避逃走,到闻听何炳然死后尸体都找不到的经过。表明没有找到父亲遗体,使其归葬,是他们母子一生的遗憾,希望他们的后辈子孙,年关、清明一定要去父亲所殁之地古城桥焚香望空一拜,以遂其意的愿望。它主观上是记述何炳然死而不得尸首的情况,以及何廷玉兄弟对后辈子孙的嘱咐,但客观上,在无意之中,较为详细地记录了那段历史。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以及经过,都写得清楚明白,成为这段历史的稀有史实依据,十分珍贵。因此,蒲江县人民政府将其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实属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