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请升级您的浏览器,提升浏览本网站的用户体验。
首页 / 走进蒲江 / 蒲江历史

蒲江县长王敏擦耳崖脱险记

信息来源:蒲江史志办 发布时间:2019-04-29 09:55
〖字体: 背景色: 〖 打印本稿 〗 〖 浏览 次 〗 〖 关闭 〗

王敏(1918.2-2012.11),男,山西平鲁人。19394月参加革命工作,1942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山西省豫县抗联秘书、第三区区长、城关市市长,四川省蒲江县县长,眉山县县长,乐山地委委员兼眉山县委书记,重庆钢铁公司组织部部长、第二书记,重庆机床厂党委书记,重庆国营152厂党委书记,四川省轻工业局党组书记,省机械设备成套局党组书记、局长等职务。198310月离职休养(享受副省长级待遇)。20121114日在成都逝世,享年94岁。

19491219日,蒲江和平解放。1950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18兵团4梯队1大队王敏一行21人,到达蒲江,执行人民政权建立任务。19日,蒲江县人民政府成立,王敏任解放后首任县长,人民政府接管了国民党留下的烂摊子。此时百废待兴,亟需稳定社会、安定民心,而国民党残余势力与土匪、恶霸纠合在一起,造谣滋事,杀人抢劫,袭击征粮工作队,围攻乡镇人民政府,叫嚣赶走解放军,颠覆新生红色政权,反动气焰十分嚣张。

19502月,眉山专署召开两级干部会议,当时蒲江县归眉山专区管辖。县长王敏一行十余人前往眉山参加会议,会议内容主要是总结接收旧政权的经验,部署开展减租减息、清匪反霸等工作。会议结束后,王县长一行于226日(正月初十)从眉山取道丹棱返回蒲江,当晚住宿在丹棱县人民政府。王敏县长深知丹棱蒲江一带匪患猖獗,必须高度警惕、严加防犯,于是安排丹棱至石桥场(丹蒲交界)由539团驻丹棱部队一个排护送,石桥场至蒲江县城沿线,由539团驻蒲部队派一个排护卫。

第二天一早起床后,王县长一行收拾好行李,即刻上路,部队战士一前一后警戒护卫,地方的同志走在中间。一行四十余人,在薄雾中警觉前行。

蒲江匪首、“川康挺进军”总队长王瀛珊获悉王县长一行离眉返蒲的情报后,与丹棱匪首李文豹密谋,各派出一百多名匪徒,沿途埋伏,妄图把王县长一行逼到险要的擦耳崖,制造惊天血案。

上午10点左右,王县长一行到达石桥场上场口,派警卫员王绩和张科长的通讯员进入石桥场侦察,发现街上关门闭户,不见一个人影,立刻返回将异常情况向王县长汇报。同时也没看见蒲江前来接应的部队,电话线也全部被人割断,无法跟蒲江取得联系。

王县长就地召开紧急会议,分析当前形势,一致认为,石桥场至擦耳崖由上而下四五里路,地势险要,道路崎岖,左右林木森森,遮天蔽日,视线极低。尤其是擦耳崖,系回蒲江的必经之地,距县城十五里,从陡峭的悬崖上开出一条小路,人走在上面,头顶崖腔,脚临深谷,极为险恶,一直是土匪拦路抢劫的场所,这次很可能会在这里设伏。为防莫测,当即决定,丹棱方面的战士继续护送,并和地方的同志混合编成6个战斗小组,小组指挥员使用代号联系。

于是以急行军的速度穿过石桥场,跨过约一华里的石板小路,到达两县交界的垭口,正环顾左右,准备稍事休息,蒲江方向左边山上的一股土匪突然开枪,第五战斗小组组长、二区区长吴明立即带领全组向左边山头冲去,打死一名土匪,其余匪徒吓得狼狈溃逃。同时,右边山上也有一股土匪冲下山来,也被战士们打退。王县长分析,此时绝不能后退,因为石桥场已被李文豹的匪众控制,截断了退路,所以只能向前冲出一条血路。

当冲至擦耳崖前时,土匪的枪声突然密集而猛烈起来,堵死了前进的道路。此时我在明处,匪在暗处;我在崖下,匪在崖上;匪徒人多势众,我方还携带有马匹、行李、盐巴等物资,形势对我不利。王县长当机立断,命令部队冲上山顶,占领制高点,凭借有利地形与匪周旋。

土匪一次次发起冲锋,被一次次打了下去。大约打了半个小时,数百名匪徒包围了王县长所在的山头。这时,有的匪徒狂叫“缴械投降”,有的匪徒吹口哨调集队伍。

离擦耳崖六七里有个余碥,在那蜿蜒曲折的山路两旁,匪首王瀛珊已埋伏下大批匪徒,妄图在这里对我进行伏击。驻蒲539团派出一个排早上就从县城出发,前往石桥场接应王敏县长一行,谁知行至余碥,与在此埋伏的土匪遭遇,从上午激战至下午。眼看时近黄昏,539团命令炮兵向余碥至擦耳崖土匪聚集的地区开炮,并增派部队向土匪进攻。

隆隆的炮声吓得土匪狼狈逃窜,王县长一听,立即跟大家说:“同志们,这是我们的大炮,援兵来了,马上突围出去,冲啊!”战士们扔掉七匹马、200斤盐巴和随身携带的行李,把500万元人民币(旧币)分散交给18位同志携带,然后向敌人发起猛烈进攻,快速通过了擦耳崖,冲过秦坝,很快冲到余碥,跟前来接应的一个连队胜利会师,顺利返回县城。

这次战斗,粉碎了敌人的阴谋,而解放军一名班长和两名战士为保卫新生的人民政权光荣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